联系我们
台湾市畅琉财税开户有限公司
地址:新北市深坑區北深路六段634號4B
电话: 010-62280595
手机: 13718001271 罗先生
网址:http://www.xiang10.com.cn
E-mail:391121571@qq.com
在线QQ咨询:
业务咨询 业务咨询

畅琉财税
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畅琉财税 > 教学生活中的一件小事

教学生活中的一件小事

时间:2017-08-19 11:0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 责任:admin
 
  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作为一名小学教师我觉得不仅要善于观察学生的举动,发现他们的闪光点;挖掘他们的潜力,捕捉他们身上常人忽视的东西,也非常重要.
 
    一个弱智儿童,是不会被人重视的,也是最令老师头痛之极的,从事了三十年教育工作的我深有体会,隔几年又会遇到一个这样的学生。以前我总觉得既然是弱智,根本就不用读书,反正你教得再好,也是对牛弹琴.
 
    前两年我们学校又接收了本村一个八岁的智障儿,他叫王吉祥。他爷爷把他送来,我一看,吓了一跳,双眼无神且不会说话,我连连摆手.“不行、不行!我不能收也不敢收。”他爷爷一听,急了、连忙一个劲儿的求我:“老师、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,请你无论如何收下他,该交的费用我一分不少的交.我不指望他学到知识,只求老师让他能和正常儿一起玩玩.学会说话就行了.”望着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.听着他言词恳切话语,看到他请求的目光。打死我也说不出拒绝的理由,当时我不知如何是好.收了?明明就是一个沉重的包袱.不收吧?我实在不忍心拒绝一个七十多岁还要照顾孙子的老人,我只好暂且收下,老人见我答应了才千恩万谢的回去。
 
   正式上课的第一天;问题就来了,他见人就打,还跑到一年级教室咬了两个学生,放学了、学校老师兵分两路,有的去送被咬的学生,征求家长意见,看是否需要打针,我则和另外一名老师送这位咬人的学生回家.劝他再也别来读书了.
 
    到了这位学生家里,爷爷奶奶一看到我们,我们还没说出事由.两位老人连忙边请我们坐边忙不迭的说:“老师、一定是我们的孙子惹麻烦了吧?对不起哟老师.还害你们送.”我告诉他们:"这孩子真的不适合上学,明天就别去了."奶奶一听,老泪纵横,爷爷边打孙子边求情:"老师让他读书吧!不读书怎么得了,我明天去陪读,他再打人我就把他的手捆起来.咬人我就打,只求老师让他到学校教会他说话.老师、求求你们了。”我和同事听后,谁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,只得无功而返。唉......
 
    经过一年的学前教育他终于学会喊老师了,两位老人乐开了花,去年开学,考虑到他都九岁了,应该读一年级了,年年统考谁敢接.恰逢杜校长、卢书记和龚校长来我们学校检查开学工作.我把这个学生的情况向他们如实的作了汇报。他们了解情况后承诺作为特例把他收下,在这里我深深领略到了领导英明的人性化的管理.我也深深的感受到了咱们的领导所具备的崇高师德.
 
    还真巧,恰好轮到我接一年级,说真话、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智障儿童.想让他接受多少知识是不可能的。我只好从教会他做人懂礼这方面入手,转变了思路收益不小.特别是今年发生的一件小事对我启发很大,我清楚的记得二0一二年九月十二日这天上午,课间操后我去发营养餐,他和其他学生一样领到自己那份,却迟迟不吃也不动,我莫明奇妙,心想:这孩子怎么了?难道病了?我问:“王吉祥你怎么不吃?”他双手把牛奶和鸡蛋递给我说:“老师、给你吃!”我说:“老师不吃|这是你的、你快吃哦!”他连连摇头说:“不、老师给你,好吃,真的好吃。”我双手接过.他笑了。笑得那么灿烂,那么幸福。那一刻我真正地感受到了我接受的不仅仅是牛奶和鸡蛋.而是一颗孩子的心.我满足了一个孩子的心愿。也在那一刻我发现了他是那么可爱.我也在那一刹那间明白了.我这三十年老师没白当.真的!
 
    从这件事中,使我顿悟到:作为一个在农村工作了一辈子的小学老师,我们虽然付出了无数的艰辛,却也收获了万千的喜悦。我们是多么希望我们的学生有所出息,更希望桃李满天下,但往往事与愿违,或许我们付出的无数艰辛,都会付诸东流,但我们凭自己的良心兢兢业业的工作。只要我们努力了,就一定会有所收获。像王吉祥这样的学生,我们不奢望他们能有多大的出息。但至少通过我们的教育使他学会了一些简单的生活常识,明白了做人要懂礼貌、要做一个讨人喜欢的人这个简单而深刻的道理。是啊!当一辈子小学老师,如果大循环你最多只能送六届学生,且丝毫谈不上成就感,因为没有人会记住你这个小学老师。但是我要说:没关系!既然我们选择了、我们就要无条件的坚持。爱我所选、无怨无悔!
 
上一篇:童年是幸福的至少是在爱的呵护中长大 下一篇:生活拾趣难得的一小时收获为老家附近几个庄的“本家”